文酷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时尚»邓丽君»

台湾两大音乐泰斗欲退休 披露邓丽君传奇秘闻

左宏元(资料图)。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9月4日报道 “再做5年,我就退休了!正在酝酿和打造的这部庄奴作词、我作曲的《踏浪过海峡》新概念歌舞剧很有可能就是我的收山之作!”8月30日下午,在重庆某咖啡厅,已然82岁的台湾地区流行音乐大家左宏元声……

专题: 学界泰斗 时尚街拍 中国时尚男博主 中国时尚博主红人榜 

左宏元(资料图)。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9月4日报道 “再做5年,我就退休了!正在酝酿和打造的这部庄奴作词、我作曲的《踏浪过海峡》新概念歌舞剧很有可能就是我的收山之作!”8月30日下午,在重庆某咖啡厅,已然82岁的台湾地区流行音乐大家左宏元声如洪钟。随后,左宏元和庄奴(“华人圈词坛三杰”之一,另两位是乔羽和黄霑)两大邓丽君恩师在庄奴重庆家中历史性聚首,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面对面独家专访。

左宏元首次向大陆媒体透露他与言情小说大家琼瑶的20年友情秘闻,琼瑶与丈夫的家庭生活秘闻,个中桥段甚至连琼瑶本人都已淡忘。而他此行密会词坛泰斗庄奴商讨封山之作的制作,联袂庄奴披露了他们的大牌学生、一代华人天后邓丽君的歌唱秘闻。

谈琼瑶

每逢遇到编剧删稿 她都窝火

丈夫睡地铺护琼瑶 让她安睡

没想到和音乐家左宏元第一个聊起的人竟是琼瑶。左宏元和琼瑶开创了台湾地区言情剧的黄金时代。和琼瑶联合推出的9部电影全部成为时代经典,邀请林青霞拍摄的数部电影全部获得成功,包括红极一时的《还珠格格》(1、2部),幕后的策划推手均是左宏元。“从《彩云飞》开始,一直到《海鸥飞处》、《窗外》、《庭院深深》、《烟雨濛濛》……我手把手教琼瑶怎么将自己的小说改成剧本。我说,你是一位奇才,不要让时间辜负了你云彩般的才华。”左宏元回忆起他与琼瑶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记得是在一个9月的下午,地点是台北的仁爱路,那种感觉我一直铭记,我在台北最美的地方遇到了台北最美丽的女人。”

之前琼瑶并不会编剧,为了让她尽快上手,左宏元不得不请著名编剧张永祥帮忙。可是,琼瑶不喜欢别人大量删改她的原文和念白,所以每逢遇到编剧删稿,她都窝火。左宏元每次都出面协调,几乎原封不动保留她的文字。“也许是这个原因,琼瑶很信任我。”

随后,琼瑶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重要的男人———她后来的丈夫平鑫涛(现琼瑶的经纪人),与琼瑶、左宏元一起成为那个年代青春偶像制造流水线的掌控者。左宏元负责找资金拍琼瑶的戏,平鑫涛协助她完成。1979年的一天,左宏元突然接到琼瑶的电话,“死鬼,快把你的私章带过来,我要结婚啦!”琼瑶和平鑫涛要结婚了,想请左宏元当主婚人,需要他的私章。

“平鑫涛简直把琼瑶捧在手心里爱护。吃饭,要先帮她试菜,看咸淡、味道、温度是否合适。平鑫涛经常问她要不要改换厨师,怕她吃腻了一个厨子的手艺。晚上睡觉就更夸张了,琼瑶晚上睡在客房,平鑫涛就睡在外面打地铺!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万一她半夜要喝水了,我好马上起来给她倒水!”平鑫涛曾给左宏元透露,在帮助琼瑶尽快上手编剧工作的日子里,琼瑶每天凌晨4点就被平鑫涛叫醒,观看海内外的影视剧录像带和碟片,早上7点再让她补觉。刚开始经济不宽裕时,琼瑶一餐只吃两个面包,后来情况好转,一餐能有6个面包吃,琼瑶很知足。刻苦磨炼和“高人”指导,让琼瑶的功力笃厚,左宏元(作曲)、琼瑶(作词)和凤飞飞(演唱)组成的铁三角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风靡之极。随后18岁的邓丽君《彩云飞》横空出世,在左宏元和庄奴的引领下,终成一代歌后。

谈邓丽君

移居法国前的传奇秘闻首次披露

她深夜到烧烤摊 通宵唱歌谢恩师

圈内有个说法,“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但凡熟悉邓丽君的歌迷都知道,她80%的歌都由庄奴作词,比如《甜蜜蜜》、《小城故事》、《又见炊烟》等,而左宏元是第一个把邓丽君带进商业唱片界的音乐家,“我一辈子带了无数的歌星,凤飞飞、邓丽君、蔡幸娟、高胜美,到后来招考的孟庭苇、许茹芸……邓丽君是最迷人的一个。那个时候都是用的 一次录音 技术。邓丽君的录音版本是最原始的,歌迷却根本在唱片中听不到她换气,对气息和声音的控制力惊人。不知不觉就把气换了,她的唱法开创了一个新的领域。”

在他们共同创作的邓丽君作品中,他们最喜欢哪一首?左宏元说:从曲调创新的角度看,是《海韵》;庄奴说:从歌词抒情的角度来看,也是《海韵》!说着,两位加起来年龄超过170岁的老人共同哼唱起了这首1974年的经典作品———“女郎你为什么/独自徘徊在海滩/女郎难道不怕/大海就要起风浪/啊不是海浪/是我美丽衣裳飘荡/纵然天边有黑雾/也要像那海鸥飞翔……”

“邓丽君总是很快乐,好像从来不哭,你什么时候看到她哭过,只有一次,是在 10亿个掌声演唱会 唱那首《再见我的爱人》,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唉……”说着,左宏元有些神伤。庄奴接过话题,“我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邓丽君小姐走得太早了,要是她还在,我会给她写更多更好的歌!”

当天下午,左宏元更首次向华文媒体披露了邓丽君在1989年5月移居法国之前的最后一夜,邓丽君通宵唱歌谢恩师的传奇秘闻!当时左宏元刚好在一剧场参加完一次演出,一个三人的小乐队跟着左宏元出来宵夜,邓丽君托人带话给他,说要和他们一起,地点选在台北市敦化南路的“红雅铁板烧”小店。乐队的几个人以为左宏元开玩笑,“邓丽君怎么会来烧烤店宵夜?”可没一会儿,邓丽君真来了!左宏元对那晚记得非常清楚:“都晚上11点多了,邓丽君一首一首地给我们唱歌,大部分都是我给她写的,每唱完一首,她都俯身问我, 老师,你觉得我唱得好吗? 哎呀,她当时的歌唱技巧已经好得不得了,她当时美极了,成了真正的美人,好迷人的。她当时知道自己马上要离开了,可又不想以告别的方式给我说,就唱歌,真是很让我感动。”一首接着一首,邓丽君喝了一点烧酒,歌声愈发柔情,“老师,我今夜真是欲罢不能啊!”

“邓丽君唱到第二天拂晓才停,我和几位学生送她回的酒店,然后她就去法国了,一别到现在……”左宏元有些伤感,庄奴像个大哥一样,拍拍他的肩头。庄奴回忆,“我要是知道邓丽君后来会成为那么耀眼的一位巨星,我一定会把她给我写的30多封信原封不动地留下来。哈哈。”虽然两人几乎没见过面,但情同父女,“不是我不愿意见她或者其他合作的歌星,而是真没时间。凤飞飞、邓丽君,她们真是平和到了极点。那个年代的歌星,真就像天天住你隔壁的邻家朋友。”

谈音乐传承

庄奴只花5分钟 就写好了《甜蜜蜜》

左宏元女儿给SHE写过《不想长大》

为什么现在再也无人能写出《千年等一回》、《青青河边草》、《美酒加咖啡》、《走过咖啡屋》、《千言万语》、《冬天里的一把火》等传唱不息的经典名作?左宏元和庄奴,这两位中国台湾地区流行音乐早期资深创作人,如何看待流行音乐的传承与复兴?庄奴听罢记者的问题,叹息一声:“笼统地说,就两个字,遗憾。我们似乎再也回不到那个黄金年代了,那个对音乐、对声音充满真诚与梦想的年代。我们的音乐人一定要有自尊和自信,要从自己的元素里找到时代的温度和新意。”比如《甜蜜蜜》,左宏元口中“全球华人都会唱”的歌曲,庄奴只花了5分钟就写好了!《海韵》,左宏元和庄奴配合最意味深长、最富有胆识和创造感的作品,和《踏浪》一起,创造了属于海一般的大情怀之作。在采访间歇,两位老人还特别合唱了这首律动感的《踏浪》,一曲终了,风趣的庄老点评四个字:“宝刀未老!”

左宏元对音乐传承这一话题自然更有可说。他的女儿左安安也是现在台湾流行乐坛著名的音乐人,给当红组合SHE写过《不想长大》、《花都开好了》、《痛快》等好歌。近日在《中国好声音》上再度爆红的《如果没有你》(莫文蔚原唱)也是左安安的作品。左安安小时候,左宏元教她弹钢琴,用一种极夸张的兴趣式教学吸引她投身音乐怀抱。和庄奴前几年就钦定了自己的关门弟子、台湾地区歌手高原不同,左宏元坚持不收弟子。

谈收山之作

两大泰斗在重庆低调重逢

“私房歌”变成“大家唱”

左宏元和庄奴今年6月在重庆秘密会面是24年来首次重逢。当时两人即开始筹划重新合作,打造一部既像歌舞剧,又像作品音乐会一样的新概念秀。左宏元当天下午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作品以两人最新的歌曲《踏浪过海峡》作为主题,延展和扩展这个理念,“踏浪踏浪过海峡,两岸两岸是一家,若问此刻我心境,海天不如我辽阔……”本来是庄奴写给他和左宏元的“私房歌”,最后两句原词是“老友忆旧情,像雾又像花”,但左宏元一看,何不将“私房歌”变成“大家唱”,“这很可能就是我的收山之作了,我最后5年的创作期,尽量多为大家的耳朵服务。”8月31日,两位老人又专程飞北京,为这部剧挑选主角,目前有一位22岁的非职业歌手已在考虑之中,“她那个范儿像极了邓丽君!我们很期待,希望届时能引起轰动!”

“史无前例”的独家长访记者手记

从左宏元自台北飞往北京开始,成都商报记者辗转联系到这位年过8旬的传奇音乐人,随后又得知他要密会词坛大家庄奴,一来二去,持续数日,终于得以完成这次“史无前例”的独家长访。听左宏元、庄奴畅谈琼瑶、邓丽君、凤飞飞、乡愁与音乐传承,如同听两位大家讲了一堂音乐人生的精彩大课。

说之“史无前例”,因为左宏元身为邓丽君恩师的身份、邓丽君文教基金的董事,同时还是“中华电影制片协会理事长”,写歌超过50年,几乎为当时台湾地区的每位当红歌手创作过歌曲。91岁的庄奴称他是“台湾现代民歌运动之前最为重要的音乐大师、音乐推手,开启了梦幻的黄金年代”,而“左大师”则笑称此番来渝,是来“投靠庄家的”。8月30日,左宏元与庄奴在庄老的重庆家中会面,两位大师遥远而近切的乡愁、琼瑶邓丽君凤飞飞这些熟悉的名字、绝版的音乐秘闻,一一在这天悄然揭开。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两位大家首次接受如此形式的话题座谈。

左宏元准备在5年之内收山,收山作品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和庄奴一样,他们都已记不起自己究竟有多少经典之作。80多岁了,还一个人提着行李满世界飞,他和女儿的联系也很少,喜欢“各做各的”潇洒。最初发表作品都用“古月”为笔名,古月即为“胡”,他说自己写歌就是敢于胡思乱想。后来帮几位大红大紫的歌手写歌兼制作,成为“第一恩师”,自己却没挣到什么钱,即使和琼瑶、平鑫涛一起缔造了传奇偶像剧《还珠格格》(1、2部),可他依旧两手空空。左宏元一直强调自己精神很富有,对那些遥远的名字,他回忆精细到可以还原当时某人的表情和语气,而庄奴一口地道的“京片子”,更将那种亲切感完整体现。庄奴正在筹备自己的个人传记。他一生好词无数,堪称泰斗,却点评说乔羽很优美,黄霑很鬼才……难怪左宏元说,庄奴以清丽脱俗的爱情欢歌,介入并引领了那个靡靡之音的时代。而我们以及我们父辈的幸运,是在最需要那些温暖声音的时代,听到他们感人至深的创作。

马季在台湾的唯一弟子在获知李国修过世的消息后,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文化部长”龙应台等人都发表悼文。马英九称李国修是台湾舞台剧的泰斗,替台湾孕育了无数的创作表演人才。此外,他还回忆起任台北市长时,曾与李国修一起演出的点滴细节。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也无所谓,主要有个家在这边吗,对不对,太太小孩子什么都在这边,那么主要感觉是工作有兴趣。

然而,在中国大陆的综合实力与国际地位大幅提升的条件下,在亚太地区新的国际政治与地缘战略格局下,台湾学界、政界乃至社会各界都必须认识到,“台独”这条路尚且举步维艰,“台独保钓”更具有冒险性,因为它可能把两岸关系和中日关系、乃至东亚安全结构导向更加复杂的局面。

林田富先生1963年生于台湾省苗栗县,台湾海洋大学海洋法硕士。曾先后任台湾静宜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和彰化县副县长,现任台湾亚洲大学产学长一职。从其履历来看,林先生在学界从事教学与研究的时间并不算长,后来又进入政界。2014年底又从政界返回学界,但并非以教学或研究为主。

唐瑜凌是已故儒学泰斗李炳南的嫡传弟子,也是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的同学、同修。当日,唐瑜凌回忆了他与李炳南、孔德成学习交往众多难忘的瞬间。在唐瑜凌的记忆中,老师李炳南博古通今、有“五经博士”之称,但却谦和礼让、本分讲学。他说:“李炳南先生在台湾讲学38年,直到97岁高龄,作为山东济南人的他用一口山东乡音传递着中华传统智慧,身体力行教会学生做人和做学问。”

本文关键字:邓丽君    音乐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encool.com.cn 文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