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酷网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时尚»台湾»

于宗先:台湾一代经济大师

 讲述鲁商故事,弘扬鲁商精神 ,欢迎收看由齐鲁银行冠名播出的《风云鲁商》,齐鲁网同时 进行在线直播。在前几期的节目中,我们为大家介绍了台湾留学教育界的翘楚丛树朗和台湾房地产大亨马玉山,今天要为大家讲述的这 位人物呢,既没有轰轰烈烈的创业经历……

专题: 学界泰斗 中国时尚男博主 中国时尚博主红人榜 国民经济行业2017对照 

 

讲述鲁商故事,弘扬鲁商精神 ,欢迎收看由齐鲁银行冠名播出的《风云鲁商》,齐鲁网同时 进行在线直播。

在前几期的节目中,我们为大家介绍了台湾留学教育界的翘楚丛树朗和台湾房地产大亨马玉山,今天要为大家讲述的这 位人物呢,既没有轰轰烈烈的创业经历,也不是叱咤风云的商业巨子,而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读书人。但这位读书先生却是台 湾经济研究所的第一位博士,也是系统研究并撰写台湾经济书籍的第一人。他见证并推动了台湾经济的高速发展,他还用毕 生所学致力于两岸经济的交流与发展。他,就是被誉为台湾经济界泰斗的于宗先教授。

眼前这位身着朴素西装,还说一口地道山东话的老人,就是台湾经济界泰斗于宗先教授。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这是出版大陆的书在这边。

几十年来,于宗先先生都准时来到他的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今年80岁高龄的于宗先原籍山东平度,他早年毕业于台湾大学经济系,后赴美完成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由他编著及 主编的中英文专著达20多部,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是台湾经济界元老级人物。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其实一个人一生性格很重要,我晓得我性格,我们山东人性格,大部分不适合做官,我有 意见,有时要争辩,所以说做学术工作的人,这个需要。

1993年,齐鲁文经协会成立,于宗先任理事长,他决定用毕生所学,不遗余力的推进两岸经济的交流与发展。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这些书都是研究大陆的书,研究大陆的书在这边,我们了解大陆比较容易点,为什么,因 为过去生长在大陆嘛,十八九岁才离开大陆,所以对大陆了解比较快一点。

如今写作已成为于宗先每天的主要工作,他想通过自己的文字,让更多的人了解大陆,了解大陆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我们跟随于宗先教授拜望了几位在台湾同样德高望重的山东老乡,他们都是齐鲁文经协会的成员, 深受于宗先教授的影响。

李瞻 中华学术文教基金会荣誉董事长:于先生他是一个非常的,诚恳,非常负责的一个学者,于先生对大陆的经济的 发展也是最杰出的一位资深的学者。

周孚厚中华齐鲁文经协会副理事长:于先生那是赫赫有名的在台湾,他在经济研究院是院长嘛,到现在退而不休啊, 忙的不得了每天,所以我们同乡呢,也不放弃他,也是拉着他为我们同乡大家服务。

38岁就担任台湾大学经济学教授的于宗先,四十多年来不但见证了台湾经济的发展历程,还培养出了许多经济界的高材 生,发表了多部影响巨大的经济学著作。而在此期间,他也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同乡们,因为在台湾经济发展的大潮中,到处 都有山东商人的影子。因此,他时刻用文字见证着在台湾的那些鲁商们的奋斗历程。

“为了使生活在台湾的人了解到山东人曾是创造经济奇迹的族群,更为了鼓励山东人的后代,我们感到有份承先启后的 责任,撰写一系列的《山东人在台湾》丛书。”—《山东人在台湾》序

宋锦然记者:我们了解到您其实一直都关注在台湾发展 的山东商人,这其中有没有让您印象比较深刻的几位?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马玉山,这几年,最近十年 以来表现得很好,马玉山 ,建筑业对不对,还有谁啊,尹衍 梁,他比他爸爸能闯,尹衍梁不在山东大润发嘛,全中国大陆 现在一百一十多家了,大润发 ,十年。

宋锦然记者:您觉得鲁商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吃苦耐劳,现在的年轻一代不同了,也懂得商场些东西,技巧他也懂了,宋锦然记者: 那制约鲁商现在发展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山东人保守性强,保守性比较强点,南方人或其他省份不一样,人家灵活,一块钱,人家 南方人是一块钱当五块钱用,山东人是五块钱当一块钱用。

宋锦然记者:那针对我们鲁商,您能不能提一些好的建议?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就是说嘛,山东人如果你能改变的话,你能比其他的省份的还了不起,因为你能干,吃苦 耐劳,这是山东人好处,山东人希望能够合作 ,希望能够不要太守旧,要创新,这都需要山东人需要努力的方向。

刘雨馨记者:我刚看您这有个山东大学的纪念是吧?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对,我现在是它董事。

刘雨馨记者:您为什么接受这个邀请。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不是因为山东吗,大家都是山东人嘛,对不对?感情不一样。如果山东有事情找我的话我 回去,从前过去潍坊找过我,两年以前青岛也找过我,我回去了。我现在对社会就是尽我力量了,我对大陆,我虽然不能留 在那里,但是我每到一个地方我一定给他提建议。

宋锦然记者:您给他们提的都是哪些方面的建议呢?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比如说当时那个烟潍路啊,从潍坊到烟台的路,一路上没个厕所,我就写封信,我那时侯 建议很多了。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到台湾的山东人就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有这种情感,这个人是很怪的,你生在哪个地 方,你对那个地方就有个情感,1989年,客居台湾几十载的于宗先终于再次回到故乡,踏上了他始终眷恋着的故土。然而,却未能再见离别多年的母亲一面。

宋锦然记者:您到台湾那么长时间,然后第一次回到大陆是什么时候?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1989年10月,10月7号,从青岛回的老家,那时第一次。

宋锦然记者:您第一次回去是因为什么?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过年的时候我得到消息说,母亲过世了,母亲过世,虽然我母亲没受什么教育,但是她对 我一生影响很大,我也没有机会孝顺这个母亲。

宋锦然记者 :刚才您也提到了,母亲是影响您一生最重要的人,为什么这么说?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我家都不识字,父亲识几个字,名字会写,识不多,我母亲更不用说了,但是我母亲受我 舅舅的影响很大,我舅舅读过书,我母亲晓得读书的重要性,要改变家庭的命运,你只有多读书,将来可以做有用的人,所 以小的时候那时侯很苦,说起来就是说。就是说,那时侯是多少年,那时侯读小学,读小学的时候就说你这个每天,就是一 件衣服,一件衣服以后,那是夏天,回到家以后,我母亲把这些衣服洗完了,洗完了以后她怕夏天没衣服穿,她就用身子把 衣服弄干了。所以说我小的时候虽然很苦,但是我的母亲一直鼓励我读书。

年那是在外边流亡,回到家以后我父亲一定叫我下田,我呆家里只住一晚上,我父亲说你得下田,我母亲说你还要走掉 ,不然的话不行,我母亲第二天早上很早啊,天还黑黑的,第三小弟弟那时候只有两三岁啊,背着他送我到河岸,送到河岸 的时候我就有个预感,就是从此以后很可能就回不了家了,这一生回不了家了,有这个预感。

那一年,于宗先只有15岁。后来他在诗中写道:夜夜,我像听见沉痛呼唤的妈,借了个梦,我偷偷渡回了家,相见是个 哭泣而紧紧的拥抱。直到泪水润笑了妈悲愁的脸,才开始问我 为什么不早回家……

宋锦然记者:离开母亲离开家,对于那个时候的孩子来说就相当于失去了一切,您还能去哪?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就流亡嘛,流亡到潍县以后呢,到那没饭吃,没饭吃挨饿,吃什么东西,吃那个高粱壳子 ,每个人分那个茶杯啊,那个茶杯比这个大,发半杯,就吃哪个东西,没热水喝,旁边有个井,院子有个井,我们就打出井里那个水凉水喝,喝了以后都泻肚子。

宋锦然记者:您看那个时候生活如此的艰难,相当于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您是怎么对文学产生兴趣的呢?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初中的时候看《三国演义》,尤其《三国演义》那个句子非常好,它一段完了以后他有首 诗,那首诗写的妙,我们那时侯都背啊。我欣赏曹操的古诗,气魄大,还有刘邦,大风吹,也是几句嘛,气魄很大,是这样对诗有兴趣。

然而,理想与现实常常是矛盾的,迫于生计的于宗先不得不做出人生中一个艰难的选择。

刘雨馨记者: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台北的故宫博物院,1949年于宗先先 生来到了台湾,他仅仅是为了好找工作这个理由,放弃了他所钟爱的文学事业,选择了经济类专业,但正是这次偶然的无奈之举,却成就了赫赫有名的一代经济大师。

宋锦然记者:您那时候那么喜欢文学,但是考大学的时候为什么没选择文学方面的专业呢?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能赚饭吃啊,现实生活很简单,你考不上学的话,你穷一辈子,除非你非常有名。经济呢 ,这个前途比较不受限制,对不对,是这样考的。

宋锦然记者:但是您选择经济专业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想到您日后会喜欢上经济专业?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对,经济这个方面很广泛,还讲到道理,是这样的。

1952年,于宗先考入台湾大学经济系,开始了他的经济生涯。毕业后,他又赴美国印地安那大学攻读经济硕士学位。 1966年,于宗先获得经济博士学位。成为当时留学华人中的佼佼者,美国经济界人士也都希望于宗先能留在待遇优厚的美国 继续研究,然而,他却做出了在许多人看来非常傻的决定。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毕业以后就没在美国留下,就回到台湾.

宋锦然记者:当时跟您一起去美国留学的同学,是不是毕业以后就都留在美国?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对啊,我们那时侯算早期啊 ,百分之九十九都留在美国,为什么,你回到台湾以后待遇太 低,生活太苦,所以都留在美国。

宋锦然记者:当时是怎么想的,放弃那么优越的生活条件回到台湾?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那时侯我这样想啊,在美国,我留在美国的话,我就是沧海之一粟,就是海上的一点点, 对不对啊,一个泡沫而已,就是大海有你没有你,根本对于大海完全没有影响,我回到台湾以后那就变成了有作用的人了。

 宋锦然记者:但其实那个时候台湾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艰难的,您回来以后就没后悔过吗?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也无所谓,主要有个家在这边吗,对不对,太太小孩子什么都在这边,那么主要感觉是工 作有兴趣。

宋锦然记者:那您回到台湾以后主要做什么工作?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我们经常开会,开会以后做结论,就是开会完了以后,重要的,次要的写出来以后,我们给政府参考。台大的,台湾大学就是成立博士班,我们筹划博士班,就是聘请老师啊,培植学生。

宋锦然记者:其实也就是说您见证了台湾经济一步一步的发展过程。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对,对。

我回来是1966年回来的,我1960年出去嘛,1966年回来以后,台湾经济一天比一天好。

虽然于宗先已经成为台湾经济界的泰斗,但他始终没有放下他所钟爱的文学,没有丢掉山东文人的那份儒雅。他不但用 毕生所学和实际行动回报着自己的故乡,他还一直用诗记录着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抒发着对家乡的眷恋之情。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泰山的巍巍峨峨,塑造了你的正直憨厚,黄河的浩浩荡荡,孕育了你的慷慨豪爽,数千年 的时代巨浪,淘尽多少帝国王朝,灿烂绵长的却是孔孟文化,升平时,你最勤奋,生产报国不后人,坚守忠贞,发扬仁恕, 这就是齐鲁精神,这就是齐鲁精神……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陆游的这首诗用在于宗先先生身上,是那么的贴切,每当他回到大陆,回到他 魂牵梦绕的山东老家,就像他所说,他总会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以表达其内心的那份隐隐的家国之情。“露从今夜白, 月是故乡明”,“一心中国梦,万古下泉诗”。这应该也是那些客居在台湾几十年,一直对家乡眷恋不舍的山东人的心声吧 。好了,《风云鲁商》走进台湾些列节目到此便结束了,我们衷心祝愿这些在台湾奋斗的老乡们身体健康、再创辉煌。我们下一周同一时间再见。

本期编辑:刘雨馨

版权归风云鲁商所有,转引请标明出处!

于宗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1989年10月,10月7号,从青岛回的老家,那时第一次。

进入1980年代后,除了以丘宏达为代表的老一代学者继续活跃在台湾和国际涉钓研究学界外,新一代学者也崭露头角。不过,从研究成果的数量上看,1970年代是个大爆发的年代,此后的成果数量并不算多。从质量上看,能在1970年代成果基础上产生突破性进展的成果更是鲜见。而马英九先生从当时刚刚签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2年)的视角,对钓鱼岛和东海划界问题另辟蹊径进行探讨,令人耳目一新。

郑教授是台湾台北医学大学妇产科教授,专长妇科肿瘤癌症,特色医疗包括子宫肌瘤、卵巢肿瘤的微创手术、早期妇癌的保存生育功能疗法、子宫下垂的经阴道无腹部切口悬吊手术、宫外孕的保守疗法(免切除输卵管)、腹膜外剖宫生产(产后不必禁食,且不会造成骨盆腔粘黏)、阴道痉挛症(无法圆房的婚姻)之行为治疗与肉毒杆菌疗法。

2000年民进党上台后,为“台独”思潮的进一步泛滥提供了更加宽松的政治环境。“台独保钓”论述的提出,正是李登辉、陈水扁统治时期台湾涉钓学界“台独化”发展的逻辑结果,反过来又成为台湾当局在钓鱼岛问题上调整立场与政策的依据。林田富于2002年12月把其最初发表于1999年9月的著作修订再版,大量引入“台独”理论,大幅扩张“台独保钓”论述,与2000年5月民进党首次上台执政、陈水扁于2002年8月提出“一边一国”谬论,决非只是时间上的巧合。

本文关键字:台湾    经济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encool.com.cn 文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