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酷网
当前位置:首页»旅行攻略

沙捞越旅行记(七)偏向刀山行

在姆鲁国家公园的重头戏是Pinnacles之行。 姆鲁国家公园内有3条主要的长距离户外徒步路线,一是攀登姆鲁山主峰(The Summit Trail),从公园总部往返,全程4天3夜;另一被称为“猎头人小道”(The Headhunter'……

专题: 郑州开封一日游自驾 开封一日游多少钱 泰国旅游自由行攻略 洛杉矶十大旅游景点 

在姆鲁国家公园的重头戏是Pinnacles之行。

姆鲁国家公园内有3条主要的长距离户外徒步路线,一是攀登姆鲁山主峰(The Summit Trail),从公园总部往返,全程4天3夜;另一被称为“猎头人小道”(The Headhunter's Trail),这是古代土著民族对外战争的一条通道,从公园总部出发直到沙捞越北部边境的小镇林梦(Limbang),需要3天2夜;还有就是刀石林路线(The Pinnacles Trail)了,从公园总部往返,也是3天2夜。

Pinnacles的行程安排是:第一天由公园总部出发,先坐船溯Melinau河而上,沿途参观一个土著村庄和两个溶洞(Show Caves),然后到达Kuala Litut,上岸后在丛林中徒步8.8公里(需2-3小时)到达5号营地(Camp 5);第二天从不到海拔50米的Camp 5出发,攀登到海拔1175米的Pinnacles观景台(View Point),当天原路返回Camp 5(时间视攀登者的体力和经验需要5-8小时不等);第3天从Camp 5原路徒步8.8公里到Kuala Litut,再乘船返回公园总部。Pinnacles的亮点不仅在于去亲眼目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剑状石林,还在于其异常艰难的攀登路线是对攀登者自身的体力和毅力的一次挑战。

我大约提前2个月通过E-Mail向公园总部预定,他们给我安排的时间是4月29日—5月1日。去Pinnacles必须在Camp 5住宿两晚,而Camp 5不提供餐食,客人必须自备食物,但有厨房可供烹饪,所以我先后在深圳、米里和公园总部分几次购买了不少食物。在深圳出发前我买了腰果、核桃仁、葡萄干、牛肉干和烤凤尾鱼各一包(没有买猪肉制品,考虑到了那里可能会和穆斯林同用一口锅烧东西吃),在米里的超市里我又买了挂面一包、方便面两袋、巧克力两块、豆豉鲮鱼罐头一个、榨菜一包及苹果六个,4月29日一早,我看见一个白人女孩在公园总部的小卖部买面包,心想可能也是今天出发去Camp 5的,一问果然是,我觉得面包也有必要(吃起来方便,不用烹调),于是也买了一袋(5马币),另外买了1.5升装的矿泉水一瓶(6马币)。

因为今天要走不少路,所以决定早餐要多吃些。房费是包早餐的,有若干选择:西式、中式或所谓的Mulu Style,每一种都有一小盘水果,以及无限量的咖啡和茶。我要了西式早餐,包括两片烤面包(有黄油和果酱)、一根火腿肠以及一个煎鸡蛋,另外又要了一份需要付费的Pancake(6马币),浇有蜂蜜,份量很足。8:30左右,收拾行李来到公园总部办公室,将不带的东西寄存,付清全部的费用,因为今天连我在内一共有4个人前往Pinnacles,所以我只需支付1/4的船费(370/4=92.50马币)及向导费(400/4=100马币),另外路上要顺路去参观2个Show Caves,向导费是10马币,Camp 5的住宿费是2晚x25马币/晚=50马币,一共是252.50马币。由于我有一个大行李包,所以我提出要雇一个背夫,公园的工作人员打了一通电话后告诉我背夫将在路上的一处村庄上船,我需要为背夫支付以下费用:劳务费3天x50马币/天=50马币,公园的入园许可费10马币,Camp 5的住宿费2晚x8.5马币/晚=17马币,一共是177马币。这时另外3位同行者也到了,刚才在小卖部碰到的女孩是和她男朋友一起来的,他们来自英格兰北部小城Lancaster,女孩名叫Zoe Watson,她的男友叫Iain Smith,是医生,32岁,两人可算得上是俊男靓女;另一位是来自荷兰的女子Tamar Oetelmans,年龄不详(估计不超过30岁),外表粗犷、体格粗壮,她在若干天前曾在沙巴当天攀登Mount Kinabalu主峰来回,这已经是属于Superwoman之列的了,非我等可以比拼的了的。

搞定所有的费用之后,大约9点钟左右从公园总部的码头出发,我们乘坐的船被称为“长舟”(Longboat),船身狭长,尾部装有马达,配有两名船工。沿Melinau河溯流而上,大约20分钟后,我们来到第一个参观点——Batu Bungan,这是一个Penan人的定居点。Penan人属于Dayak的一支,是生活在沙捞越和文莱的游牧民族,以捕猎和采集为生,有丰富的草药知识,现在已有部分过着定居生活,他们信仰原始宗教,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传教士的到来而部分昄依基督教。Penan人以实践“molong”而著称,即不说非必要的话。Batu Bungan村里有一个面向游客的小型工艺品市场,但问津的人并不多,这里还展出一些介绍Penan民族历史和文化的内容(比如说,Penan人有一种风俗,就是人死后埋葬了以后,就不能再提到这个死去的人的名字,如果一定要提起他的话,就用埋葬他的地方的名字来代替)。村中有一座大型Long House,据介绍里面居住有大约200人,分属于30多个家庭。我们在此逗留了大约半小时,继续登船出发,我雇请的背夫就是这个村里的人,年龄可能有60岁了,他在这里上船和我们一起前行。村里几乎看不到青壮年男子,据解释说他们都在外面做工,比如在公园里做向导,或者做船工之类。

从Batu Bungan村继续逆流而上,半小时后我们来到清水洞码头,这里有两座Show Caves可供参观,即风洞(Cave of the Winds)和清水洞(Claerwater Cave)。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首先参观风洞,风洞的名字来源于洞内有一个狭窄的口子常年有风吹过,风感觉很清凉,据向导说如果洞外天气越热风就越强劲,反之如果洞外天气凉爽风就微弱。在洞中看到了一些金丝燕(Swiftlet),它们就是滋补食品燕窝的生产者。清水洞实际上内部是与风洞相通的,这个亚洲最长的洞穴系统目前已探明的总长度已有151公里,洞中有一条暗河,水质清澈,故有清水洞之名。该暗河流出洞后注入Melinau河,并在洞外形成一碧绿的天然水潭,有不少人在此游泳。我们参观完毕后就在洞外的一个休息区吃午饭,我就吃早晨买的面包夹牛肉干。吃完饭后我换了游泳裤下河游了一阵,水温颇凉,在炎热的天气里游泳真是一种享受,那两洋妞Zoe和Tamar也下来游了一会儿,她们均换上了比基尼泳衣,看起来身材不错,比较性感,但那医生却没有下水。

下午我们继续出发,往上游河道越来越窄,水深也越来越浅,两岸茂密的原始丛林遮天蔽日,不时有枝叶从头顶擦过,有时几乎打着脑袋,水下的鹅卵石清晰可见,船底不时与河床发生摩擦,有时船工要下到河中推船前行,实在推不动了,我们就必须下船,涉水走到下一个水稍深的地方再次上船。由于一再如此折腾,我们前进的速度很慢,原来估计40分钟左右的路程实际走了1小时40分钟左右,下午2:45,我们Litut河注入Melinau河的Kuala Litut(Kuala就是马来语中“河口”的意思)附近下船,剩下的路就要我们自己走了,好在我请了一个背夫可以帮忙指认一下路,我们和船工说好,5月1日上午11点在此接我们。 上岸后有一块木牌写着“Camp 5:8.8km”的字样,去Camp 5的小路始终沿着Melinau河近乎平行,一路上完全隐蔽在浓密的热带雨林之中,几乎不见天日,道路很好辩识,有用鹅卵石标示的路面,每1公里有标识里程的牌子,每几十米有红白相间的标杆或是在石头、树干上的红漆标记。路上要经过两座横跨在小溪上的吊桥,翻越一座小山坡,其余全部都非常平坦,并不费力。下午17;15,在2个半小时的跋涉只后, 我们终于来到了Melinau河畔的Camp 5。

Camp 5主体部分由数座连在一起的干栏式房屋组成,包括可以容纳最多60人的宿舍(其实就是大统铺,上面有一个一个的睡垫)、一间厨房和一个开敞式的用餐区,另外附近还有一栋供工作人员住宿和存储物资设备的木屋,还有一间淋浴间和厕所(只提供冷水淋浴,整个环境非常干净且宽敞),有一座吊桥通向河对岸,那里有一个直升飞机降落台。营地靠自备发电机提供照明,所以电力并不充裕,这里没有手机信号,靠对讲机和公园总部联系,附近山顶上设有信号接力设施。厨房设备齐全,提供液化汽、炊具及餐具以及油盐酱醋等。这里对废弃物的处理非常严格,食物残渣余必须单独集中倾倒,金属物、塑料制品和其它废弃物须分别放置。我开了一个豆豉鲮鱼罐头,有部分豆豉我不想要,所以处理的步骤是:先将罐头中不用的食物倒在食物残渣桶中,然后将罐头用清水冲洗干净,最后将冲干净后的罐头盒弃入金属废弃物桶中。我估计所有的垃圾和废弃物最后将会运出到公园总部再进行处理。晚餐我煮了面条,将半包榨菜和一罐豆豉鲮鱼放入水中烧开,然后下挂面,因为明天要有一整天的体力消耗,所以煮的量比较多,下了一包面的大约2/3。但说实话,味道不怎么样,不过我还是硬着头皮基本上都吃完了。Iain和Zoe吃的是自已炒的意大利空心面,他们不爱吃肉(可以吃点鱼之类的),而Tamar则干脆是素食主义者,只煮了一袋方便面吃,我真搞不懂她就吃这么一点东西怎么可能一天内攀登东南亚最高峰Mount Kinabalu呢?吃完晚饭,Tamar变戏法一样摸出一副扑克牌来,我们正好四个人,便玩一种英国游戏,我是第一次玩,但玩得很好,总是赢。他们都很惊奇,我就说:“中国人有句话,就是‘新手总是运气好’”。打了一通已是晚上10点,因为明天一早6:30就要出发,所以我们就准备睡觉了。我和Tamar都向营地租了蚊帐(10马币/晚,一共花了20马币),而Iain和Zoe居然是自己背了蚊帐进来的。宿舍没有枕头,我就用一包衣服和一本书外面包上防雨外衣权充。希望晚上能睡个好觉,明天将会有艰苦的一天在等待着我们。

4月30日早上5点,天还是黑蒙蒙的,我就起了床,因为昨天晚上向导说今天要6点半出发去Pinnacles。我没有煮早餐,吃了几片面包和牛肉干,还吃了一块巧克力,用水壶灌满了水。6:40左右正式出发,向导是位45岁的本地土著男子,有四个孩子。他在前带路,我们跟随在后。其实一路上的标志还是很清晰的,但出于安全考虑,雇请向导是强制性的,每个不超过五个人的团队必须请向导一人,费用是400马币。全程2.4公里,而最初的200米是雨林中的平路,从200开始就是一个高耸的石壁,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这后面的2.2公里要从海拔不到50米的高度升高到海拔1175米,可见其路途的陡峭。其实登山的路根本算不上是“路”,基本上都是在岩石上和树木间不断攀爬,有些峭壁则通过绳索、铁梯和打进岩石中的铁制扶手才行。我带了一副手套起了很大帮助,因为许多岩石的边缘都很尖锐,很容易割伤。

在离出发点900米的地方有一小块略微平坦的地方,向导让我们在此休息15分钟。Iain带的手表有高度表功能,显示出这里的高度大概在海拔400米左右。我出发时带了一瓶1.5升的矿泉水和一个1升装的铝制水壶,这时水壶里的水已经消耗了一半左右。向导让我们把一部分水留在这里,回程的时候再用。我就留下了那半壶水,Iain和Zoe原来一人背了一个包,估计也是觉得体力有点不支,干脆留下了一个包。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向导拿了个数码相机当录音机用,在一旁录制鸟的叫声。

9点半左右,我们已经走完了近2公里的路程,到达一处绝壁下,这里有铁梯供攀爬,旁边树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如果11点之前不能到达此处,将无法保证在天黑前回到Camp 5,所以游客和向导不能继续前进,必须原路返回。在如此陡峭和到处都是尖锐岩石的山上摸黑下山可不是闹着玩的,随时恐怕都性命堪忧。另外,如果下雨,前往Pinnacles也是极其危险的,据说曾有韩国人因为路滑就摔断了胳膊。所以这里还有几项规定:一是如果早上6点到8点下雨当天不能登山;另一是超过早上8点也不能登山。沙捞越每年的11月到次年2月是雨季,我到的时候不是雨季,但我还是把在姆鲁国家公园的行程安排得比较宽松,想着就是万一在Camp 5多耽搁一天也不至于取消攀登Pinnacles。即使不是雨季,沙捞越也是经常会下雨,但一般以下午和晚上居多。向导要求我们尽量早出发,目的之一也是可以在下午2-3点左右可以返回营地,以免在山上遇见下雨的风险。

最后这400米的路程实在是异乎艰险,我明显感觉到了体力不支,那三位白种青年人还是厉害,他们跑得很快,把我远远甩在了后面。10:40左右,我终于到达了海拔1175米高的Pinnacles观景台,在这里整片剑状石林展现在眼前的一片山坡上。 石林如刀丛、似剑林,好像是另一个星球上的景色。如果说世界上有“刀山”,那就一定非此地莫属了。一阵阵的白云在石林间掠过,为之增添了一番如诗如幻的色彩。我在想我总算上了一次“刀山”,不知道今生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下一次“火海”?这里有微弱的手机信号,我用手机拍了一张石林的照片,发了彩信出去,还给家人打了个电话。我们在这里午饭,我还是吃面包和牛肉干,正吃的时候来了一只小松鼠,在我们身边窜来窜去。我们忍不住要拿些面包屑喂给它吃,虽说国家公园规定禁止游客给野生动物喂食,但遇到这么个可爱的小家伙,谁又能忍得住不逗逗它呢?

11:20左右我们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更加艰苦,特别是在陡峭的地方往下一点点地退,很容易摔倒,必须牢牢地抓住绳索或扶手才能保证安全。我在一处悬崖下降的时候踩空了,被绳索带着晃动起来,结果左小腿被岩石划伤了,流了血。下山时那3位老外走得很快,不久就不见踪影了。向导走在最后,他必须保证所有的游客都能安全下山。到了900米处我们来时的休息处,我取回了我的水壶,这时感觉到非常饥饿,我包里还有一块巧克力,分了半块给向导,吃下去饥饿感马上就消失了,还真管用。15:20,我们回到Camp 5,全程除去中午午餐时间一共用了足足8个小时。

我到的时候那3位老外已经到了好久一会儿了,都洗完了澡,Tamar干脆穿了一身比基尼用个床垫抱本书趴在草地上做日光浴。我正汗流浃背,直接就去游泳,离营地大约1-200米的Melinau河中有一处水潭,是一天然游泳池,再此可以欣赏Melinau大峡谷的美丽风光,还可以躺在河床上享受激流的冲刷,令疲劳和炎热一扫而空。这时又来了两个穿比基尼的洋妞,她们来自瑞士,是今天下午到达营地的客人。

今天来的客人不少,大约有20多人,共分成两拨,一拨估计是某地旅行社的组团,里面各色人都有,有白人,也有马来西亚人(包括华人),另一拨是清一色的马来人,来自吉隆坡,全是穆斯林,下午和晚上我看见他们在河边的亭子里两次祷告。这两拨人马都专门雇有背夫运食物进来,甚至包括新鲜的鸡蛋,餐桌上摆好了专门给他们的咖啡和茶,令人羡慕。我正为晚餐发愁,因为昨天自己做的面条实在是有点难吃,而现在手上的菜只有一包真空包装的麻辣凤尾鱼和半包榨菜了,我很怀疑靠它们能做出什么好东西吃。这时坐在我身边的那帮马来人准备开饭了,他们很客气地倒了一杯茶给我,我谢过后接过来慢慢喝下,是放了糖的,味道还不错。接着他们居然还盛了一盘饭给我,真是喜出望外啊!这盘子里有米饭、牛肉、鱼肉、煎鸡蛋还有好几样蔬菜,对于此刻的我来说,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饭菜了。我也拿出一包椒盐腰果出来让大家分享,还颇受欢迎。晚上还遇见一位也是来自英格兰的小伙Neil Lomax,27岁,满脸络腮胡子。他这次要在马来西亚旅游三个月,我问他如何有这么长的假期?是否有工作?Neil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是有工作的,不过是为他父母工作,他的职业是屠宰羊的。晚上我们继续打牌,Neil也加入进来一起打(我们玩的这种英国游戏没有人数限制,3-5个人都可以玩),后来我们又换了一种玩法,有点象中国的“拱猪”。

5月1日早晨不到7点起床,用真空包装的凤尾鱼和半包榨菜煮了剩下的小半包面条当早餐,还尝了一点Iain炒的通心面。昨天来营地的客人们基本上都上山了,只有2个马来人没去爬山,在营地闲逛。我们约8:35出发,沿来时路在丛林中徒步8.8公里,约10:45到达Kuala Litut,船已经在等候了。11点开船,11点半左右到达Clearwater Cave码头,Iain等3人下船准备徒步回公园总部,他们打算路上去一个溶洞Moon Milk Cave参观,我对溶洞不再有兴趣,便继续乘船下行,经过Batu Bungan村时那背夫下了船,我们仍继续前进,约12点回到公园总部。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encool.com.cn 文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