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酷网
当前位置:首页»情感攻略»

一生睡遍3000个男人,被封民国第一欲女,她的美是幸运还是不幸?

今天要说的女人是民国一位传奇女子,在那个封建保守的年代,她打破常规,追求自我,追求美丽,还“睡”遍美男子。如果说那个年代是灰色的,那她一定是彩色的。她叫余美颜。余美颜生于广东台山,其父经商,其母饱读诗书,是文化人。她从小长得漂亮,聪明好学,……

专题: 女人寂寞想找男人睡觉 

今天要说的女人是民国一位传奇女子,在那个封建保守的年代,她打破常规,追求自我,追求美丽,还“睡”遍美男子。

如果说那个年代是灰色的,那她一定是彩色的。

她叫余美颜。

余美颜生于广东台山,其父经商,其母饱读诗书,是文化人。

她从小长得漂亮,聪明好学,追求的男孩一大堆。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她,和那个年代的人有点不一样。

她向往爱情,也崇尚自由。和男孩子聊天毫不扭捏,活泼开朗,自信健谈。

在众多追求者中,她对少年渤海九少最有好感,一来二往,他们恋爱了。

十七岁那年,余美颜代表母校参加台山县联合运动会,首富的儿子谭祖香对她一见钟情。接着,谭家上门提亲。

对男方素未谋面,且自己已心有所属,余美颜自然不依。可一个弱小女儿家能有什么反抗权利?不顾美颜的意见,父亲斩钉截铁给她定下终身。

她深深感受到:这待遇不公平,太不公平!身子是她的,思想也是她的,凭什么自己的婚姻大事要由别人决定?

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对这个男权主义的社会感到悲愤。

所幸,谭祖香同样接受过西方教育,思想比较超前。有了共同话题,余美颜便少了几分抗拒。

婚后不久,谭家遇到经济危机,作为家中唯一的男丁,丈夫不得远赴美国经商。

那时候,余美颜对丈夫已经有了几分欣赏,对于丈夫要远行,很是不舍。如花的年纪,却要独守空闺,看着窗外的鸟语花香,她感到寂寞,空虚。

家中的三姑六婆可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好话题,一旦她做出什么“异于常人”的举动,便各种指指点点;婆婆也总是鸡蛋里挑骨头,各种刁难她。

她喜欢将自己打扮得漂亮精致,注重皮肤的保养;

她喜欢穿好看时髦的衣服,甚至勇敢地“挑战”了性感的泳衣;

她热爱自由,敢于谈论各种话题,更敢于谈“性”,思想开阔;

这些在今天看来,其实是极平常的事情,但在那个年代,无人买账,人人觉得她“骚、浪、太放肆”。

但美编觉得,这个女人真心美到爆了,是由内向外散发的那种美,不知你们如何认为?

封建的礼仪、过度的约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没错,余美颜咽不下这口气,她明明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为何仅因为性别为女,就要被限制在一个框架里,走全国万千女性都应走的路?

她彻夜未眠,她想,她不要做框架里的女人,她要做也只能做余美颜自己。

内心的兽就这样被她释放出来,她挣脱枷锁,毅然离开这个家,直奔广州。

自由来得太突然。因为人生地不熟,不久,她无意间卷入一桩刺杀案,被误认为凶手,抓入牢狱。

因为这件事,谭家面色大变,觉得余美颜是“有污点”的媳妇儿,容不得,便休了她;另一边,父亲勃然大怒,毫不留情地将她丢进习艺所改造一年(类似今天的豫章书院)。

好不容易抓住的自由,被生生剥夺;身边最亲近的人不理解她,甚至抛弃她。这一年里,她看透了很多东西,心中有如死灰,也有东西正在苏醒。

出狱后,她彻底放弃旧观念旧思想的挣扎,走上追寻自由的不归路。

在很多人看来,她更加堕落了,在她自己看来,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她独自一人在外漂泊,打扮得花枝招展,穿梭在各路达官显贵之间,和各种各样的男人交往。

有传言说她是名妓,有传言说她睡了三千多个男人,有传言说她是奇女子。就像演员和明星一样,余美颜一时间名声大噪,被刊登上各种报纸杂志。

她笑笑不语,姿态优雅。不仅如此,她还曾和另外三个出格的奇女子在广州引起轰动,被人称广州“四大金刚”,风头盛极一时。

她也并非毫无骨气,来者不拒。曾有一位富商想睡余美颜,她答应了,并要求对方带三千元来见她。富商如期而至,却只带了一千五。

余美颜感觉受到了侮辱,一怒之下将钞票全往阳台撒了下去,引发了一场骚乱。

这就是名震一时的“闹市掷钱事件”。

期间,她嫁过一个香港商人。那男人四十来岁,有稳定的事业,也有家庭。他们在一起吃饭聊天,问到身世,余美颜悲从中来,卸下平日伪装,突然变成了软弱无助的小女孩。男人心中生出怜悯,决心要好好保护她。

那年她20岁,嫁作香港商人的二房。

然而不久,因为余美颜花钱没有克制如流水,香港商人实在忍受不了,提出离婚。

经历两次离婚的她,又一次成了孤家寡人。这时候,她的心中已经没有任何情感,那些对她微笑,对她调情的男人,也不过是看她长得漂亮,想睡她而已。

但其中有一位官二代并不那么想。他是当时南海县县长的儿子。这位官二代长相也英俊,不在乎余美颜的过去,对她展开猛烈的追求,给她送各种东西,想要和她结婚。

余美颜有些心动,但对于男人,她还是不信任。官二代甚至在乡村租下一幢别墅,对她说,希望远离喧嚣,和她一起生活。

好景不长,家人得知余美颜就是那个“鼎鼎有名”的风尘女子,强烈阻止两人的交往,把自家儿子拘禁起来。

这场景何其熟悉,每次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总有一把无形的剪刀从中剪断,只留下累累伤痕,血肉模糊。

县长夫人冷冷地对余美颜说,只要你归还我儿子为你花掉的两万块,我就允许你们结婚。

旁人都明白,这只是个让余美颜知难而退的幌子,但余美颜相信了。她奔走各地,凭人脉好不容易凑够两万块,县长却换了一副嘴脸,竟要按照“土娼”的罪名,将她归案。

此刻的县长夫人充当和事佬,出来说只要以后不骚扰她家儿子,就不再追究。

余美颜又一次受到打击。这一回,她的身体再没一丝温暖。她想,追寻自由是不是一种错误?追求真爱是不是一种错误?这世上究竟什么才是对,什么才是错?

她没有错。也许错的,是她生错了时代。她背负太多谣言谩骂,时代将她定义为另类,她极力反抗,却无能为力。

时间跳到1927年。这时的余美颜,对世间七情六欲已没了任何期待,她一心决定遁入空门,希望在佛门中得到解脱。

殊不知当年的官二代余情未了,前来找她,苦苦纠缠。

余美颜心中已无眷恋,面无表情对那男人说,请回吧。

然而看在眼里的老尼姑,只觉余美颜尘缘未了,凡心未死,一气之下将她赶出了庙门。

1928年4月,春天,万物复苏的日子,媒体却报道了一则新闻。

从香港开往上海的一艘客轮上,一位打扮妖艳的女子,面朝大海,时而嚎哭,时而浪笑,喜怒无常,犹如痴人。突然,她纵身一跃,整个身体消失在海水里。

女子名叫余美颜,终年28岁。

她笑说,“既无人生乐趣,不如逃离这个污浊世界,在此黑暗社会偷生,毫无生趣,非寻死不可。”

她在遗言里写道,“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

在犹如行尸走肉的日子里,她开始奋笔疾书,写日记,写她和男人们的情感纠葛,写她对性的感受等等。她给这本书取名叫《摩登情书》,后来被世人广泛传阅。

书写的日子里,她愤然想,就算这世界要束缚我的灵魂,但别想束缚我的思想!旧思想终会没落,新时代终将到来。她看不到的美好,未来一定会有人看到。

这世上,有的人她虽然死了,却依旧活着;有的人她还活着,却已经死了。

余美颜的人生虽然只有短短28年,但她对自由,对理想的那种追求精神依然深深根植在很多人心中。

她的事迹告诉了当时的万千女性,就算靠天靠地靠父母靠男人,也要心存独立自主意识。有了自主意识,你才属于你自己;有了独立精神,无论遇到什么,你都能靠自己站稳脚跟,屹立不倒。

她虽故,精神犹在;她虽败,精神不败。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encool.com.cn 文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