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酷网
当前位置:首页»情感攻略»

“寂寞女人”一夜情麻翻数十名花心男子

33岁的赵自鸣是北京某知名汽车销售企业的售后服务部经理。他的妻子是北京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独生儿子今年5岁,一家人在北京生活得很是滋润。今年5月12日下午,赵自鸣到南京出差,入住在黄埔大酒店。当晚九时,他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觉得一个人甚……

专题: 女人寂寞想找男人睡觉 

33岁的赵自鸣是北京某知名汽车销售企业的售后服务部经理。他的妻子是北京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独生儿子今年5岁,一家人在北京生活得很是滋润。今年5月12日下午,赵自鸣到南京出差,入住在黄埔大酒店。当晚九时,他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觉得一个人甚是无聊,便用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在房间里上网聊天。进入新浪网“梦中的南京”聊天室后,赵自鸣给自己取的网名叫“出差来宁,住在黄埔大酒店”。

一个出差的已婚男人,取这样的名字上网聊天,其用意显而易见。很快,一个网名叫“寂寞女人”的女子过来打招呼,称自己今年23岁,大学毕业才两年,现在广州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这次是趁休假到南京来旅游的。“寂寞女人”还说,这次因为是她第一次到南京来玩,觉得非常寂寞,希望能在南京结识一些新朋友。赵自鸣当即飞快地在电脑屏幕上打了一行字:“我希望能成为你的新朋友。我更喜欢和一些新朋友玩一玩‘成人游戏’。如果你同意的话,可以现在就到我住的酒店来”。说完,他将自己的手机号和房间号告诉了对方。

出乎赵自鸣意外的是,“寂寞女人”连假惺惺的推辞都省去了,当即就回答道:“我15分钟就到!”赵自鸣第一次遇到如此“大方”的女人,他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甚至还怀疑对方是在骗自己。但是,10分钟后他房间的门铃真的响了,他透过门上的“猫眼”一看,门口竟然站着两个20岁刚出头的清瘦女子。

那一刻,赵自鸣心里那个美啊,他觉得今晚自己一定是“赚大了”!于是,他忙不迭地打开门让那两个女孩进来,其中个子稍高点的女孩一见面就自称是“寂寞女人”,还指着一同来的女孩说:“这是我的大学同学,现在南京工作”。此时的赵自鸣根本没有心思听她们讲这些,他随手指了指桌上的茶杯说:“你们自己倒点水喝吧”,然后就急不可待地冲进浴室洗澡了。

四五分钟后,赵自鸣只裹了条浴巾就从浴室出来了。当他迫不及待地冲上前搂住那个瘦高个女孩时,女孩很老练地躲了过去,然后递了杯水给他,体贴地让他“先喝点水,休息一下”。赵自鸣想也没想就把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光了,然后坐在沙发上与两个女孩随便闲扯起来,仅三四分钟他就觉得自己困得不行,之后就倒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直到次日上午7点半才醒来。醒来后,他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一部手提电脑(价值1.6万元)和手机(价值1800余元)以及钱包里的3000多元现金都不见了。赵自鸣的脑袋当时就大了,因为电脑里还有他储存的多项重要资料,无奈之下他只得报了警。警方在对现场进行勘察时,发现赵自鸣所住房间里的4小瓶洋酒也被那两个“寂寞女人”顺手牵羊带走了。

竟然一夜作案两次

就在警方还在勘察赵自鸣被劫案的同时,28岁的南京某旅行社导游孙某也来报案,称他3个小时前也被两个“寂寞女人”麻醉抢劫了。原来,事发当天这位导游的妻子出差了,耐不住寂寞的他当夜便以“寻女共度一夜情”的网名上网聊天,结果也遇到了“寂寞女人”,这位导游便让“寂寞女人”到自己家里来“浪漫”。凌晨两点,“寂寞女人”果然来了,一进门就“体贴”地递给孙导游一瓶果奶,说是“喝了身体更强壮”,结果他喝下去十分钟不到就睡着了。清晨8点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手机、项链、戒指、现金等都不见了,总价值达1万多元。

猖狂的“寂寞女人”竟然一夜连续作案两次!5月13日,警方通过技术手段,很快查明此时的“寂寞女人”已经到了杭州,便迅速派员前往抓捕。当晚11时,警方首先在杭州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将“寂寞女人”洪兰、洪紫抓获;半小时后,“成功收工”回来的同伴黄梅、黄群也被顺利擒获。警方在她们的房间里共查扣46部手机、现金5万余元、手提电脑一部,以及大量的首饰、银行卡等物品。5月14日下午5时,上述4人被押回南京审理。

        网恋受伤 美女从此怀恨花心男人

现年21岁的洪兰是湖南衡阳人,高中毕业后一直到深圳打工。她是4人中长得最漂亮的、也是年龄最大的,每次作案都是由她先上网与人聊天寻找目标,然后两人一组地“分头出击”。被捕后,洪兰几乎天天都是以泪洗面,称自己是“先被网络害了,后来才会想到通过网络去害人的”。近日,记者在看守所里见到了清瘦、高挑的洪兰,由此听到了她的故事。

“我是2002年夏天到深圳去的。那时,还未满20岁的我什么都不懂,闲时经常到网吧去上网聊天,当年12月就结识了一个28岁的深圳网友。那人结婚一年多了,老婆是火车上的乘务员,每周都有几天出差在外。相识十多天后,他邀请我到他家去玩,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我的杯子里下了药,然后趁我昏睡时强奸了我。事后,我哭着说要去告他,没想到他非常镇静地说,是我自己到他家去的,也没有人能够证明当时是他强暴我的,‘随便你去哪里告我’!我想想,也只有自己打落牙往肚里吞了。因为这件事,我一直不敢谈恋爱,我怕有一天被男方发现了,别人根本不会原谅我的。当然,从此以后我就恨透了网上的那些男人,特别是那些平时装得对爱情多么忠贞、多么有责任心,可只要老婆一不在家就迫不急待地要搞‘一夜情’的男人,我觉得这种男人就应该受到报应!”

我第一次去害别人是在2003年6月初。那天晚上,我在网上聊天时,一个广州男人急吼吼地告诉我他老婆出差去了,让我到广州去陪他,说是负责我来回的车票。我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个好东西,我又想起了那次我被人下药以后强奸的事,出于一种复仇心理,我第二天就去了广州,临行前在药店花2元钱买了一瓶“氯胺铜”(一种麻醉镇静剂)。那天上午,我趁那人洗澡的机会,将事先磨成粉的药倒进了他的杯子里,他洗完出来后喝了半杯水,不到10分钟就昏睡了过去。我就把他的一部手机和包里的5000多元现金全部拿走了。出门后,我以200元的低价将手机卖掉了。

从那以后,我就不再到工厂打工了,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聊天,专门寻找那些赤裸裸地要搞“一夜情”的男人作为“靶子”,向对方大诉自己的“不幸身世”,然后去向那些男人搞钱。为了安全起见,我又发展了一个湖南老乡洪紫作为同伴,每次出去“干活”都是两人一起去,这样万一遇到什么情况的话,两个人也好应对。

        4人联手 选定城市捞一票就走

我们一般是先选定目标城市,然后才有目的地寻找作案对象。比如,如果这周我们要到上海一带去,那么我们就会提前到南京、无锡、苏州、上海等地的聊天室去聊天,然后一路“搞”下来,每到一个地方最多只住两个晚上,搞一票就跑。半年时间,我和洪紫跑了大半个中国,共搞到10多万元现金,还有好多手机(我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了)。同乡黄梅、黄群看我们搞钱这么容易,也主动要求跟我们一起搞,于是从2004年春节开始,我们每到一处都是4人联手。

说老实话,这两年我全国各地到处跑,给无数男人下了药,同时我自己也吃了不少药。因为每次我到那些男人的屋里后,泡茶时我也会给自己的杯子里下药,因为我不知道那些男人究竟会选择哪一杯,如果光让他们喝而我自己不喝,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当然,我每次只是象征性地湿湿嘴唇,所以我不会被麻倒。也许是长期锻炼出来了,我渐渐地对这类药有了一些耐药性,这还曾经帮我躲过一劫。那是2004年3月底的时候,我到无锡一户人家去时,那个男的死活让我先喝点水,我就先喝了半杯,结果不到十分钟我就觉得有点头晕,我知道一定是那个家伙在我杯子里下药了。好在我长期以来已经有了耐药性,那天也只是光头晕了一会儿,之后我还是趁他不注意给他多下了点药,五分钟不到他就睡得像死猪一样了!

居然大多不愿承认受害

目前,这四名“寂寞女人”都已经被检察机关移送起诉了。值得注意的是,当办案机关根据上述四名女子的交代及回忆去寻找受害人时,除了前面提到的两个报案者以外,竟没有一人承认自己与这些“寂寞女人”有过来往,更不承认自己损失过钱财物品,以至于办案机关至今无法准确认定这四个“寂寞女人”的涉案事实。目前,这四个“寂寞女人”已交代,自今年“五一”至被捕,她们已经在南京、无锡、苏州、杭州等地先后作案26起。有关部门希望涉案的受害人能放下包袱,主动与办案机关取得联系,争取早日让作案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文中人物为化名)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wencool.com.cn 文酷网 版权所有